塑料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9:37 阅读: 来源:塑料盒厂家

有个叫阿牛的青年,为人憨厚耿直,一米八多的大个,满身的力气,人如其名,壮的跟一头牛似的。

阿牛是砖厂的一名工人,干活从不偷奸耍滑,所以跟大家伙处的关系非常融洽。

干力气活的男同志大多都有抽烟喝酒的习惯,累了就抽支烟歇一歇,嘴不能闲着。中午和晚上吃饭酒是必须得喝的,喝酒可以解乏。

阿牛在这方面就是个另类,他不抽烟也不喝酒。或许是他家里穷的原因,想多省出一点钱补贴家用。所以就是这个优点,被大家封为御用酒管家。

不是因为他的管理才能有多么的出色,是因为他的人品可靠,再加上阿牛又是滴酒不沾,酒品更是没的说,所以让他负责酒的保管和采购,大家是一百个放心。

这天下午阿牛拉着满满一大缸的酒往砖厂里赶,走到半路的时候,本来好端端的天气,突然头顶乌云密布,无缘无故的就起了一个大旋风,吹的阿牛睁不开眼,更看不见前面的路。

阿牛也很纳闷,哪来的这么大的旋风,太邪性了吧,惹不起你,躲着你行了吧。

阿牛索性就停下车,趴在了地上。阿牛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旋风,他心里也害怕,躲又没地方躲,干脆就趴下,站着万一卷跑了怎么办。

阿牛趴在地上心里想着,这就是一个过路的旋风,一溜烟也就过去了,等旋风走远了,我再起来赶路。

阿牛趴在地上等着,五分钟过去了,旋风在围着车子打转没走,又等了五分钟,旋风还是在围着车子打转,没走。

阿牛心里发毛啦,直犯嘀咕。什么情况,找我寻仇来啦,不可能啊,我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我祖上八代可都是本分人,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我平时连个鸡都不敢杀。

阿牛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你是哪位大仙啊,我是阿牛,你可别弄错了,报仇的事你别来找我,咱们肯定没有过节,你看你那么忙,赶路要紧,求求你赶快走吧!”

大约过了有半小时,旋风还是围着车子打转,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时的阿牛慌张的心情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他好像明白了,慢慢的站起身来,试探着问到:“大仙,你是不是想喝酒?”

旋风听了阿牛的话,瞬间就停止了转动。过了半分钟旋风又开始围着车子打转起来。

阿牛心里有了底,原来不是来找我报仇的,想喝我车上的酒。

阿牛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大仙啊,你要是想喝酒,就后退五十米。”旋风果真就后退了五十米。

阿牛看着旋风心里又犯嘀咕了,旋风想喝酒,可是这酒不是我的,是工友们大家伙兑的钱买的酒,我没有这个权利给你喝,你把酒喝了,我回去怎么交代啊。

我说在回来的半道上把酒都给一个大旋风喝了,谁会相信,打死我我也不信。

可是如果不给旋风喝酒,看来它是不会轻易走的,万一把它惹急了,它的脾气可大,还是先把它打发走再说吧。

阿牛走到酒缸前打开了盖子:“大仙啊,就这一缸酒,酒也不是什么好酒,你要是不嫌弃,就痛痛快快的喝吧!”

旋风听完阿牛的话,就又围着车子转

了一分钟,一溜烟的向东飞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等阿牛回过神来,酒缸空空如也。阿牛心想,总不能拉空酒缸回去吧,这大仙也太能喝了,哪怕给我留下半缸酒,我也能有个交代不是。不让你喝你肯定不乐意,就会欺负俺老实人。

没办法,阿牛只好拐回去从酒厂赊了一缸酒,当然酒钱也要算在阿牛头上。

等到阿牛赶到砖厂的时候,大家伙正在吃饭。大家伙也很奇怪,抱怨阿牛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当阿牛把下午遇到旋风的遭遇,酒也被旋风喝光的事讲给大家伙听时,大家伙都嘲笑他编的笑话太离谱。

第二天上午,大家伙正在干活,仍有几个工友在拿阿牛昨天的遭遇取乐。

阿牛听着他们的嘲笑只能无奈的低着头干活,因为阿牛知道再跟他们解释也是徒劳的。

就在这时,阿牛看见有两个公差打扮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拱手作揖道:“请问小哥可是叫阿牛?”

“我就叫阿牛,你们找我什么事?”阿牛也纳闷,来找他的这两个人阿牛并不认识。

“奉我家主人之命,务必请你到府上一叙。”

“你们主人是谁?”阿牛有些摸不清头脑。

“你对我们主人有恩,去了就会知道了。”这个公差说完就伸出右手在阿牛的肩膀上轻轻一拍,阿牛突然向后一仰,就昏倒在了地上。

大家伙吓坏了,急急忙忙的把昏迷不醒的阿牛抬回了宿舍。厂里的医生赶过来看了看阿牛的情况,吩咐大家伙不要担心,阿牛只是昏过去了,睡一觉就会好了,具体为什么昏迷,医生也不知道。大家伙听医生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阿牛吃惊的看着身后的自己摔倒在地上,被工友们急急忙忙的抬走了。阿牛的魂魄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这两个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一座大殿前,庄严气派,写着很醒目三个金色大字“森罗殿”。

这三个字阿牛认识,可森罗殿是谁住的,阿牛不知道。阿牛正要问个明白,这时森罗殿的大门执拗一声就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高大威猛,看样貌有五十多岁,皮肤黝黑,两眼炯炯有神,看一眼就让人望而生畏。

阿牛就感觉来人的模样像戏里的包拯。

只见来人远远的就拱手相迎:“阿牛贤弟,我的好贤弟啊,快快,里面请”

阿牛被他这么一称呼贤弟,那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阿牛心想我又不认识你,这么就称贤弟了呢,怎么论的?

“我是阿牛,请……请问您怎么称呼?”阿牛很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胆,这是统管地府的阎罗王,也就是你们经常说的阎王爷,还不跪下!”刚才的差官大声说到。

阿牛一听说是阎王爷,吓得立马瘫跪在地:“阎王大老爷,我阿牛可没干过坏事,求阎王大老爷开恩啊!”

“你们都下去吧,不得对我的贤弟无理”阎王爷说着就赶忙弯腰扶起了阿牛。

“贤弟莫怕,今天特意请贤弟来,就是为了报恩,和贤弟叙叙旧,来贤弟,快里面请。”阎王爷便拉着阿牛的手来到了正厅。

一桌丰盛的酒宴已经摆好,阎王爷和阿牛落座以后,两个斟酒的丫环就站在一旁伺候着。

看着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阿牛心想别说吃了,从长这么大我都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的菜。

“来贤弟,今天在这里你不要拘束,敞开肚皮尽管吃,尽管喝,吃饱了,喝足了,来来,贤弟,你吃着听我慢慢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下午你不是拉了一缸酒吗,遇到一个大旋风,你把酒都给大旋风喝了,是不是。”

“对,对,是遇到一个大旋风半道拦住我的车,把我买的酒都给喝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阿牛边吃边说到。

“那个喝你酒的大旋风就是我呀,”阎王爷继续说道:“昨天下午我去西海会了几个朋友,来的路上我饥渴难耐,刚好遇到你拉着酒从此经过,我就降下云头来找你要酒喝,多亏贤弟仗义,让我喝了个痛快,这份恩情我是不会忘的。”阎王爷继续说到。

“阎王大老爷,您可别这么说,这不是赶巧了吗,我平时不喝酒,所有我负责给他们买酒喝,就算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给你酒喝的”阿牛老实人说实在话。

“这就是我和贤弟的缘分,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说吧贤弟,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阎王爷微笑着看着阿牛。

“阎王大老爷,阿牛就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俺也不求大富大贵,俺就想只要能不愁吃喝,无病无灾的平平安安就行。”阿牛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

阎王爷一听,这算什么要求:“贤弟啊,你的想法我都满足你,另外我还要给你酒禄和肉禄,以后每天你都能吃到两斤肉喝五斤酒不醉;还有再给你加五十年的阳寿,让你无病无灾的活到110岁寿终正寝。”

“阎王大老爷,您说的这些我都能实现吗?”阿牛将信将疑的问到。

“我是阎王爷,岂有说了不算之礼,更别说是对贤弟的承诺了。”阎王爷拍着阿牛的肩膀笑着说道。

酒足饭饱之后,阿牛心想我好不容易来趟地府,怎么也得逛逛:“阎王大老爷,我听戏文里唱地府有十八层地狱,说是人要是在阳间作了恶,死后会在地府里受刑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就是为了警告世人,活着的时候不要作恶,纵然阳间的法律管不了,死后也逃脱不了地府的刑律。”

“其实地府的刑律不是说等人死了以后才管,就算是活着的人,平时生个病,受些伤,出一些意外,也都不是偶然的,都归地府掌控。”

阿牛听阎王爷这么一说,更好奇了:“阎王大老爷,我想去十八层地狱看看,好不容易来一趟,以前只是听说,还没见过。”阿牛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阎王爷。

“好吧,贤弟既然想看,我就陪着贤弟逛逛。”阎王爷说完就拉着阿牛往外走。

阿牛感到眼前白光一闪,瞬间就和阎王爷来到了十八层地狱,先传入耳中的是各种哭天喊地的哀嚎,铁链哗啦哗啦的声音、鞭打声、刀劈斧砍声、用烙铁的滋滋声、千刀万剐声、剔骨声、放油锅里炸的惨叫声……十八层地狱的所有刑法酷刑尽收眼底。

阿牛看的是心惊肉跳,暗自庆幸自己没做恶事。

在第十三层血池地狱,阿牛看到自己的亲二婶在受刑法,阿牛问其原因,阎王爷就告诉阿牛他二婶受刑法的缘由。

游完十八层地狱,阿牛觉得逗留的时间也不短了,该回来了,就向阎王爷辞行,阎王爷要留阿牛多住几日,但阿牛还阳心切,阎王爷只好让阿牛回来了。

阿牛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大家伙看到阿牛醒了都高兴的围了过来,关心的问着阿牛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会昏倒?

阿牛就把阎王爷请他去地府喝酒的事跟大伙前前后后的讲了一遍。可是大家伙都不相信,都认为阿牛是在吹牛。阎王爷请他喝酒,还跟他称兄道弟,这牛吹的可真的够大的。

阿牛一看大家伙都不相信,就急了:“不相信是不是,好,我证明给你们看。我阿牛滴酒不沾,这大家伙都知道吧,现在不一样了,阎王爷赐给我肉禄和酒禄啦,一天吃两斤肉,喝五斤酒不醉,有谁敢跟我比一比。”

“好,我们大家伙凑钱给你买两斤牛肉五斤酒,你要是能一顿把肉吃净,酒喝光,我们就相信你说的话。”大家伙纷纷掏出自己身上的钱来。

阿牛当着大家伙的面,把刚刚买来的两斤牛肉和五斤酒,一阵子胡吃海塞,风卷残云之势肉净酒光,好像还没有尽兴。大家都惊讶的看着阿牛,满脸的羡慕。把阿牛围在中间:“再给我们讲讲,阎王爷都请你吃啥好东西啦……”

阿牛抽空回了趟家,因为他担心他二婶的病情,因为阿牛要把在地府看到的情形告诉她。

阿牛的二婶今年四十八,一米七的身高对于妇女来说是大高个,胖胖的,大嗓门,脾气暴躁,在阿牛的这个大家族里说一不二,蛮横不讲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要是敢跟她说个不字,抬手就是两个耳刮子,对长辈也不敬,左邻右舍都对她敬而远之。她要是不高兴,站在大街上嗷唠一嗓子,整条街不要说人,狗都不敢叫唤。

阿牛二婶的腋下有个脓疮,别人都不知道,他二婶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怕丢人,怕邻居说她的闲话,所以阿牛的二婶只是偷偷的在外地寻医问药,偏方也没少吃,就是不见好,还一年比一年更严重,疼的更厉害了,经常疼的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

阿牛知道的这些都是阎王爷告诉他的,因为阿牛在阎王爷面前帮二婶求了情,阎王爷网开一面,只要他二婶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脓疮就能好。

阿牛拎着一些点心来到二婶家,嘘寒问暖之后阿牛就直接问:“二婶,你腋下的脓疮是不是疼的越来越厉害了。”

二婶听阿牛这么冷不丁的一问,吃惊的看着阿牛:“谁告诉你的?”

阿牛继续说道:“是不是有八年多的时间啦,你偷偷摸摸的也没少到处看,药也没少吃,就是不见好。”

二婶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最近半年是不是疼的最厉害,天天往外渗血,特别是晚上,更是疼的一宿一宿的睡不着。”阿牛笑嘻嘻的看着二婶。

二婶完全被阿牛的话惊住了:“阿牛,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这种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就是你二叔我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听好了,你腋下的脓疮再治不好,就会严重感染,你最多也只能活一年。”

阿牛接着说:“行啦,我说多了二婶你呢也不会相信,这个脓疮赶紧治,一年的时间不算长,眨眼就到了,趁着现在有机会,多吃点好吃的,否则一年以后可就吃不到了”阿牛说完就故意往外走。

这时二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就好像决堤的洪水,拦都拦不住。把所有的辛酸和委屈都哭了出来。

阿牛看着平时凶悍的像母老虎一样的二婶现在哭的像个孩子,又不忍心的赶紧扶起她:“二婶不哭,你想不想治好脓疮”

被阿牛这么一问,二婶立马就不哭了:“咋不想,我啥办法都想了,只要能治好脓疮,让我干什么都行啊!”

“这个是你自己说的,干什么你都愿意。”阿牛又问了一句。

二婶举手发誓:“只要治好我的脓疮,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绝不反悔。”

阿牛就把阎王爷请他到地府喝酒还有在十八层地狱看到二婶受刑法的事给二婶说了一遍:“本来你还能活一年,一年以后脓疮就会要了你的命,可是我不忍心看着两个弟弟没娘,我二叔没媳妇,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就凭你平时的所作所为,让你死十次都不多。”阿牛眼睛里充满着愤怒。

“阿牛,二婶知道错了,我一定改。”

“我向阎王爷替你求了情,只要你保证以后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孝敬老人,多做善事,用不了三个月了,脓疮就会痊愈。”

二婶听阿牛这么一说扑通就跪倒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谢谢阎王爷网开一面,谢谢阿牛替我求情,给我指点迷津,让我有机会脱离苦海。”

几天以后邻居们都议论开了,阿牛的二婶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孝敬公婆了,对待别的长辈也彬彬有礼了,变得贤惠了,会持家,上上下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了,也喜欢哄小孩玩了,还打算去幼儿园当老师。

二婶彻底痛改前非了,正如阿牛所说的一样,二婶腋下的脓疮一天比一天的好起来,还不到两月就痊愈了。

盛世三国2下载

战术大师手游

疾风勇者传手机安卓版

侠义2无限内购版

相关阅读